斗罗小说网

第3241章兵魂销尽国魂空

4天前 作者: 马月猴年

十余骑的曹军斥候,缓缓策马往北而进。

越是往北,眼前宛如绝壁一般的峨嵋岭便是越发的明显。

如同一位沉睡的巨人,静静地横卧在天地之间。

峨嵋岭的顶端和普通的山峦不同,它是平的,或者说,类似平的。

从坡下往上看去,就像是天边突然多了一个巨大的台阶一般,然后登上这个台阶就像是可以登上了天空!

阳光透过稀疏的云层,洒在山坡上,黄色和绿色交错着,形成了一副斑驳的画卷。

峨嵋岭之下,也有一些丘陵土坡,可是这些丘陵土坡和峨嵋岭一比,就像是小巫见了大巫,不管是个头还是分量,都差得很远。

因为黄土的特性,有些沟渠是在上古时期,被冰川切割侵削出来的,以至于当下此地沟壑纵横,上上下下的享受使得曹军斥候人马身上全都是黄土。

因为曹军一路而来,将难民不断向北驱赶,导致周围的一切,所见都是冷清凄凉无比。

时不时的能见到一些倒毙在路边的尸体。

干瘪的,就像是死前就已经被什么鬼怪吸走了全部的鲜血。

远处的村寨已经成为了废墟,成为了食腐动物的乐园。

一些眼珠子血红的土狗豺狼在废墟的边缘,静静的看着曹军斥候经过,像是在警告这些曹军兵卒,又像是在邀请……

『队长,要不要去那边取些水?』

有曹军兵卒问道,晃了晃手中有些空的水囊。

队长随手就给了那名曹军兵卒一马鞭。

虽然是抽在兵卒盔甲上,但是啪的一声响,也让那名兵卒不由自主的往后缩了一下,水囊都差点掉下地去。

『泥嬢!傻不是?!』曹军队长喷道,『那地方水里不知道死了多少?!还取什么水,那是去死罢!』

但凡是人力开垦出来的地方,一旦离开了人,退化都很明显。就像是远处那些开垦出来的田亩,正是在发芽时期,结果耕作的农夫离开了,就被抛荒在那里,没有人的照料,田亩里面很快长出了杂草,倒是正经庄禾软塌塌的枯萎下去,伏倒在地上。

村寨废墟里面的水源也是如此。

或许之前都是甘甜的水井,现在死神光临之后,就成为了腐朽疫病的温床。

就像是善良需要不断的小心维护,而恶意则是随时随地都可能滋生蔓延。

黄沙漫漫,只有远处的那些野狗,或是什么土狼发出莫名的嚎叫。

『天色不早了!』领队的曹军斥候队长,抬头看了看依旧是明晃晃的天空,睁着眼说瞎话,『找个避风的地方,要不然等天色暗下来,就冻死个人了!』

经过多次的拉扯和争夺,双方斥候也有了一个比较默契的距离。

若是超过前方的丘陵和土坡,那么就会进入了骠骑军斥候的攻击范围,随时可能会被袭击,但是如果说距离远一点的话,那么骠骑斥候一般也不会特意出击。

当这一队曹军斥候快要抵达峨嵋岭之下的这些丘陵土坡的时候,就『刚巧』天色昏暗了……

当然,绝对不是这些曹军斥候胆怯,不愿意前进侦测,只能说这天色实在是不给面子,客观因素影响,不能被主观意志所转移的,不是么?就像是踢个球,也是要看太阳大不大,风强不强,雨滑不滑,草顺不顺一样,只要用心一些,借口……哦,办法是年年岁岁都有的。

再说了,如此穷山恶水,如此荒芜景象,周边还有可能随时出现骠骑大军,就这么几名曹军斥候,再怎样小心也不能说是过分罢?

所以,曹军斥候也就立刻停止了脚步,在周边寻找临时的避风处歇脚了。毕竟扎营住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曹军斥候队长『稍微』提早一些做准备,确实也算不了多大的事……

和一般人会选择靠近水源附近扎营不同,斥候一般选择扎营的地点,都不会太靠近水源地,甚至会有意的避开水源地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水源地会带来取水方便的同时,也会带来一些野兽,甚至一些其他的什么人。

所以斥候扎营往往是选择一个安全且隐蔽的地点,相对来说比较视野开阔、周围没什么视线被遮挡,同时远离道路等容易被敌人发现的地方。如果条件允许,还会在附近的一些天然障碍物上布置岗哨,以提供额外的警戒和掩护。

战马是稀缺资源,所以曹军先要解决战马的需求。

他们在一个土坡下面找到一块相对低洼的地方,然后检查了地面,没有什么毒虫蛇蚁之类的东西,然后才给战马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帐篷,让战马可以在内休息。

至于人么,等到天黑之后,他们就会和战马待在一起,利用相互之间的体温来温暖对方。

在给战马喂食之后,才轮到人的进食。

篝火点燃在低洼之处,并且还要用烟笼将升腾的烟气分散开,以免引起敌方注意。

『队长,要不要再去设一些警戒陷阱?』

之前那个被马鞭抽了一下的曹军兵卒问道。

周边几个正在谈笑的曹军斥候,便是忽然声音小了下来。

曹军斥候队长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曹军兵卒,然后哈哈了一声,『对!你去设警戒陷阱罢!给他个铲子!』

『啊哈,给你个铲铲!』

便是有人笑了,丢给了那个曹军兵卒一个小铁铲。

铁铲甩到了脚下,铛铛有声,溅起了不少尘土。

那名曹军兵卒愣了一下,便是默默的拿着铁铲往外走。

『憨货……』曹军斥候队长嘀咕着,声音不大不小,『见过憨的,没见过这么憨的……』

『哈哈,队长你莫气,就是新来的……不懂规矩……』

『过段时间就懂事了……』

曹军斥候队长哼了一声,也不多说什么了。

山东之地,其实规矩甚多。

士族之中有规矩,军伍之中同样也有规矩。

前辈,后辈,老人,新人等等,其实都是阶级的体现。

因为整个社会阶级的森严,所以自然处处都特别强调『规矩』。

这就是山东的『根』,轻易动不得,不容许任何人忤逆,即便是建议是正确的,但是没有通过『合法合规』的方式提出来,那么就是坏了『规矩』。

『这什么鬼地方……』

曹军斥候队长低声骂着,『俺是一天都不想要多待……』

在河东之地,曹军斥候可真是待『腻味』了。

战争之初,跟着曹丞相前来的这些曹军斥候,并没有遇到多少强敌,也没有说发挥出多少作用来,反正很顺利就拿下了河洛。

打下了函谷关的时候,虽然费了点气力,但是在这些曹军兵卒心中,也还算是正常范围,并没有多么意外,并且还暗中推算,若是潼关也如函谷关一般,那么就说不得可以速推关中,转眼就可以平定陇西了……

结果谁也没想到,若是说函谷关像个冻柿子,那么潼关就是个铜豌豆。冻柿子还有等化了,软乎下来的时候,而铜豌豆那就真的是硬了,崩掉牙的那种。

一鼓作气不得,再而自然就衰了,现如今虽说曹军斥候兵甲锐利,战马也是配备,但是要让这些曹军斥候顶着骠骑斥候的威胁,动不动就侵入峨嵋岭进行远程侦测,那还是免了吧。

一般来说,像是这种远程斥候的待遇,在军中标准都是很高的。

大汉鼎盛时期,羽林卫就是汉武帝的精锐斥候,既可以远程侦查,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拥有调取地方守军的权限,随时转化成为一支小部队的指挥官。但是随着汉武帝的亡故,羽林卫也就渐渐废弃了。若是历史上的老曹同学,多少还有虎豹骑来撑场面,但是现在么,战马的进口被卡死,连带着这些曹军斥候也就质量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因为战马的资源是有限的,所以曹军分配战马的时候,肯定也是先按照远近亲疏来分的。

啥?

为什么不是按照个人能力?

开什么玩笑,若是真按照个人能力来分,那么还会有中领军中护军等位卑而权重的情况么?

关闭